高一男生秋游后失联

引各方关注

今年16岁的徐博文是珠海南方IT学院的高一学生,平时都在学校寄宿。上周五(11月15日),徐博文参加了学校集体秋游活动——爬尖峰山。据小徐班主任称,爬完尖峰山后,11月15日中午11点30分左右,清点了全班人数,大家到齐了就开始聚餐吃饭,吃完饭结束后同学们各自回家,老师在家长群提前跟家长们说清楚了。

而在事发当天下午,小徐的爸爸并没有等到孩子回家,于是打电话给孩子。孩子却说在山上,并说自己因为钱花光了,只能步行回家。在回家的路上,错把旧金台寺认成自己家附近的新金台寺,所以在山上迷路。迷路后,徐博文也曾拨打过110报警电话求助,但在报警之后,徐博文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16岁失联男孩找到了!

搜救人员在搜救中。

孩子称8天来靠喝山中泉水度过

昨日小徐被找回后,有网友却对事件真实性产生质疑,是否男孩因一时“任性”,自称在某山上迷路,导致有关部门、媒体、社会大众高度关注和展开搜索行动,而付出大量资源。一个孩子没有野外生存技巧,真的能在黄杨山上挨过?

面对质疑,今天(24日)上午,南都记者拨打了徐博文妈妈况女士的电话,其称现在孩子已从医院回到家中,目前孩子能独自在家行走,但还不能走远路。“现在只能吃流食,还不能吃硬的东西。”

“这些天我没看网上的评论,孩子找到了,好多朋友都发来祝福短信,我一一在回复。另外就是在家帮孩子洗衣服,孩子的衣服特别脏,满是树枝汁和沙子,我用洗衣机都没洗干净,用刷子猛刷也刷不干净。”况女士称,孩子失联8天能奇迹生还,自己都有点不相信。“失联第3天我就绝望了,我根本没想到他能活过来,他的东西我都全用袋子打包好了。”

“但我相信孩子没说假话。”况女士告诉南都记者,昨天晚上也曾向孩子追问这失联8天的细节。“现在身子还有点虚弱,他有时想说两句就说两句,不想说我陪坐在他旁边。”

徐博文对况女士说,秋游回家没钱坐公交,就用导航步行回家,但把旧金台寺错认成离家很近的新金台寺,所以在山上迷路。期间也曾拨打过110报警电话求助,但在报警之后,手机导航没电失联。

“失联的8天时间,孩子都是在山上度过,靠喝泉水活过来。”况女士称,孩子找到后,身上和脚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刮伤、淤青和臃肿,衣服满是洗不干净的树枝汁和沙子。“大脚趾和小脚趾都磨掉了半边皮,确实是在山上一直行走所致,孩子没有说假话。”

晚上不敢睡熟白天补觉

失联8天7夜,晚上是怎么过来的呢?孩子告诉况女士,晚上山风呼啸,自己就躺在石头下睡,虽然睡了大概五六个小时,但是不敢睡熟,一直处于半睡不醒的状态,而白天也会躺在草丛里补觉。“山上没有路,都是长势较高的草丛,他跟我说不敢走弯路,一直凭着感觉和仅剩的力气沿直路往山下走,在山上总能看到下面有灯光,但是就是走不出来。”

失联当天徐博文参加完秋游活动,身穿一件短袖,腰间绑了校服,而正好包里还有一件厚的牛仔上衣,本打算是要带回家妈妈洗的,三件衣服抵御住了晚上寒冷的山风。

期间,徐博文称也路过一个小山庙,里面没有人,但看到有一些果子,因为是供神的,就没有吃。而在路上,也尝试过摘过一个小野果,发现有点苦味,怕有毒,就不敢吃了,于是,白天就猛灌泉水。

在失联当天,徐博文本有机会走出来。那天刚迷路下山,遇到一位骑摩托车的阿姨。徐博文想坐上摩托车,阿姨说山上搭摩托车危险,让徐博文跟在后面,但摩托车开得快,徐博文没跟上,在岔路口又走丢了。

在徐博文失联之际,当地警方出动了4架无人机,2条警犬等,政府组织了各方救援力量共出动近600人次进行搜救,搜索范围覆盖黄杨山旧金台寺方圆5公里,但一直未能找到失联的徐博文。

16岁失联男孩找到了!

搜救现场。

“没有开学军训,挨不过8天”

孩子是否听到搜救人员的声音?在电话里,记者听到徐博文略显低沉地声音,他告诉南都记者,警方和群众搜索的地点范围,可能是在他打电话报警的地点,也就是他最后一次通电话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