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淳安女童章子欣被家中租客带走,下落不明的事情,牵动着网友的心。这个小女孩究竟去了哪里?


一夜未眠,宁波象山多支搜救队伍集结在事发地海域、森林等附近,进行搜救。


7月5日,男租客发给章爸爸女儿在海滩玩的视频,视频中,章子欣拿着此前在监控里出现过的蓝色游泳圈正在愉快地玩耍。


不过,章父将视频里的海域与搜救海域进行对比后,发现并不是同一个地方。他希望借助媒体力量传播这个视频,让网友帮忙进行辨认。


微信图片_20190711144副本.jpg


7月6日,男租客发朋友圈,说女孩在车上睡着了,睡得很香。女孩很乖,想要认她做女儿。但是到了7月7日,这条朋友圈却被删除了。


7月11日上午,搜救工作仍在紧锣密鼓地开展。


上午8:34,孩子父亲章军说,网友各种评论说是孩子母亲和家人策划的,他认为不可能。女孩母亲16岁就和他在一起了,17岁生了孩子,她没这个能力做这事。


上午8:36,记者来到发现小女孩市民卡的凉亭,附近海滩上已经有民间的救援队正在准备出海搜救。此处距离象山黄金海岸大酒店有7公里的车程。


微信图片_20190711144853_副本.jpg


上午8:42,对于和前妻那段感情,章军说自己很多事情做的不对。


“我喜欢打点小牌,她喜欢上网,两人为此经常争吵,动不动不是我离家出走就是她离家出走。直到2015年10月份那次,她彻底离开家了。我也去找过几次,她没有回心转意。或许是她年纪小,还不能明白做妈妈的感觉,还不懂事。所以最近她联系我的时候,我还很开心以为能够复合,没有想到6月30日她找我谈离婚。”


“现在她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还怪我没带好孩子。”


“不知道她来不来!我觉得她会来,如果不来,是因为她害怕面对,应该是逃避吧。”


微信图片_20190711145131_副本.jpg


上午10:00,淳安县公安局派人到女孩家中租客曾经租住过的房间内勘察取证。


上午10:55,海上声呐探测,可以探测到水下5米,目前没有发现线索,还在继续搜索……


记者联系上了孩子妈妈曾某。孩子妈妈说,2019年7月7日,在舅舅的陪同下来到淳安办理离婚相关事宜。当时孩子的爸爸和她说,孩子被人带走,他要去宁波把孩子带回来,自己以为孩子是被什么亲戚带出去了,才没有当回事。

手续一办完,孩子妈妈就和她舅舅一起返回重庆。7月10日回到重庆,目前人还在重庆老家。


ti.jpg


时间轴


7月4日,章子欣被两名夫妇租客以带去上海喝喜酒为由骗走。


7月5日,两名夫妇租客向爷爷奶奶发布多段视频,显示孙女章子欣平安。


7月6日,约定好在该日送回孩子,章家人却未见孩子踪迹。


7月7日14点左右,当被问及为何孩子未被送回,租客夫妇表示正在宁波玩,买不到回来的高铁票,并拒绝章军开车来宁波接孩子的要求。


7月7日17时23分,据警方通报,租客夫妇及孩子三人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监控出现,章子欣当天身穿上白下绿连衣裙,灰色凉鞋,之后未发现孩子踪影。


7月7日18点左右,租客夫妇发消息称充电器坏了,手机快没电,晚上九、十点才到千岛湖。此后关机失联。


7月7日19时18分许,租客夫妇及孩子3人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


7月7日22时20分许,租客夫妇两人出现在监控画面,未见小女孩。


7月7日23时01分许,租客夫妇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车离开。


7月8日0时许,租客夫妇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


7月10日下午,章军称,警方在象山一带搜索孩子的踪迹。警方告诉他,曾发现那两人带孩子到象山某地,进去时是三个人,出来时却只有两个大人。


7月10日傍晚,据章军透露,章子欣市民卡在象山海岸线一带找到,但孩子依然不见踪影。